黑崽刷越苏

愿望还是要有的,万一实现了呢。

那又怎样(霆宇/HE)

urnot瘦瘦:

Chapter  3


    严夏也被留下来一起吃晚饭,他对希宇很是好奇。




“小细佬你叫什么?你今年几岁?你哪里人来的?你发质很好欸,都用什么洗发水?”


还不及陈霆开口,就听希宇说“书上说,食不言寝不语。”严夏吃瘪。


吃过饭,严夏又给希宇量了体温,已经不烧了,陈霆便去书房工作。希宇老老实实坐着看电视,严夏总是逗他,希宇却一点反应也没,不回答也没有躲开。严夏觉得无趣,又去和徐护士聊天,同是医护人员,倒也兴趣相投。刚刚九点过,徐护士给希宇温了牛奶,希宇喝完就回房睡觉了。


    


陈霆忙完公司的事,已经一点过,他打算下楼找点夜宵吃。路过二楼客房的时候,听见里面悉悉簌簌的响,第一反应是哪里小贼胆子这么大偷到他头上,随即才想起里面住了希宇,于是便推门进去。陈霆怕吵到希宇睡觉,本只是开了一条小缝,哪知一开门便听见希宇在哭。




陈霆打开门两步走到床边,床头灯并没有关,他看到希宇紧闭着眼睛整个人缩成一团,嘴里还喊着“坏人”“阿霆”之类的。怕是做噩梦了,陈霆赶忙抱起希宇,发现希宇身上又是异样的热。陈霆一边轻声叫“希宇,希宇醒醒”,一边打内线让徐护士上来。




徐护士拿了严夏白天配好留在这里的药,进门的时候,希宇正乖顺地靠在陈霆怀里,脸上还挂着泪痕。陈霆还在柔声说着“希宇不怕,没有坏人,阿霆在这儿,希宇乖,希宇不怕。”希宇看徐护士拿了点滴过来,又开始挣扎,“希宇不打针!希宇没有病!希宇不打针!”希宇力气并不小,陈霆没防备,差点让希宇挣了出去,赶紧又圈紧胳膊。“没事没事,阿霆在这儿,阿霆陪希宇一起打针,希宇乖!”




希宇在陈霆的安抚下渐渐平静,徐护士一边打针,一边对陈霆说“真是麻烦陈先生了!”陈霆笑笑并没有接话。徐护士打完针,又对陈霆说“陈先生去休息吧,我守着希宇就好。”不像希宇,徐护士对陈霆还是客气的。


    




陈霆也确实起身打算离开了,希宇的确激起了他的保护欲,但陈霆并没有真的想去保护。目前为止。希宇却拉住了陈霆的衣角,抬头看陈霆,又很快低下头,轻轻蹙起眉头,眼神四处乱飘。“不要走,”希宇怯怯地说,“希宇,不想阿霆走。”




陈霆有些愣,徐护士忙说“希宇听话,徐护士留在这里陪希宇......”“没事,我留下。”徐护士还没说完,陈霆就接口道。徐护士张张嘴,还想说什么,但陈霆说得很坚决,徐护士便退出了房间。陈霆转身打算扶着希宇躺下,希宇却说“希宇不困,希宇不想睡觉。”




于是陈霆便又坐到床边,把希宇圈进怀里,打点滴的一只手也放好,还摸了摸希宇的鬓发。床头花瓶里有郁金香,不过没有开,一朵一朵都闭合着花瓣,半垂着。陈霆把希宇说的梦话串了串,好像想起了什么。




“希宇刚刚做噩梦了对不对?”




“希宇梦到坏人,还梦到阿霆。”




“阿霆是不是在帮希宇打坏人?”




“阿霆救了希宇。”




“梦里的阿霆是不是小小的,希宇也是小时候的样子?”




“不,阿霆很高。”




“那,阿霆打跑坏人之后,是不是给了希宇一支郁金香?”




“是,红色的,阿霆给了希宇红色的郁金香。”




     陈霆摸摸希宇的头发,不再问了,他已经猜出了大概。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一件小事,一件已经在陈霆的记忆里模糊到看不清的小事。没想到希宇记了这么久,没想到希宇从那之后希宇要日日看到郁金香,没想到希宇可以在二十年后依然能一眼认出自己。




陈霆低头看缩在自己怀里的人,碰上希宇来不及闪躲的目光。害羞,期盼,喜悦,不舍,希宇将表达不出的、满得快要溢出来的情绪都盛进了眼睛,陈霆全都看到了,而且不再怀疑自己看错了。


 


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 


    那时候陈霆十岁,从小拿枪练武,个子长得高高的,跟着几个叔伯去北京。希宇四岁,先天自闭,不能上学,胡钟秀忙着打拼事业,总是把希宇放家里让保姆带着,希宇发脾气不吃饭,保姆也不太管。四岁的希宇小小的,好像一只手就能拎起来。


    




那一天希宇又不吃饭发脾气咬了保姆,这是胡钟秀这一年给他换的第三个保姆了。希宇跑了出去,那么小的希宇,没有人看到他。希宇想去找妈妈,他跑过好几条街,还是找不到妈妈。希宇又想回家,可是北京那么大,北京的胡同那么多,希宇这么小,希宇只有一个人,希宇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



希宇走不动了,蹲在一个墙角。有附近的高中生带着酒气朝希宇走过来,“哪里来的小少爷?”“瞧这细皮嫩肉的。”“小少爷怎么不回家?”“来,我们带小少爷回家!”“哈哈哈哈!”说着还动手动脚去拉扯希宇。




希宇不喊也不叫,只是一个劲地流泪,一个劲地往墙角里缩。“你们在干什么!”有一个稚嫩却沉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几个高中生不由转头看向来人,发现也只是个半大的孩子,但是身上那种与年龄不符的气势却压得他们说不出话。




领头的往地上啐一口唾沫就冲陈霆走过去,被陈霆一拳掀翻在地,几个人就怕了,扶起领头的就跑。希宇依然缩在墙角,发着抖,看着陈霆走过来。“我叫阿霆,你叫什么?”希宇依然发着抖不说话。“有人欺负你,你要打回去的!看你那么瘦,要多吃点饭啊!”




希宇依然愣愣地看陈霆什么都不说。“原来傻仔来的。”陈霆默默念一句,随手路边花坛折了一枝郁金香递给希宇。希宇仍是双手紧紧抱着自己,并不伸手去接。陈霆耸耸肩,把花放到希宇脚边就拍拍屁股走了。


   




 其实陈霆只是嫌跟着那些叔伯老家伙太烦,又是第一次来北京,才一个人跑出来瞧新鲜。一点小插曲,陈霆转眼就忘了。陈霆走后,希宇依然蹲在那个角落里,盯着脚边的花不知盯了多久,伸手拿过来攥在手心。后来家里保镖来寻人,希宇不过离家两道街而已。


    


从那以后,希宇喜欢郁金香,喜欢阿霆。


    


此时的希宇靠在陈霆怀里,第一次直愣愣地看着陈霆,看着二十年前救了自己的盖世英雄,看着这二十年间经常出现在梦里的人。希宇完全是遵循本能地亲了上去。因为发烧,希宇的嘴唇热热的,陈霆没有躲,也没有加深这个吻,任由希宇轻轻碰了一下又离开。




“希宇。”




“希宇在。”




“梦里的事就是小时候发生的事,对不对?”




“......”




“阿霆记得,阿霆没有忘,阿霆没有忘记希宇,阿霆只是想听希宇说。希宇说给阿霆听好吗?”




“阿霆赶走了坏人,阿霆救了希宇,阿霆还给了希宇郁金香,在希宇很小的时候。”




     希宇软糯的声音,带着不属于港城的干燥,好像是镜子上的水汽被擦掉,这件模糊到看不清的小事渐渐清晰起来。陈霆看到小小的希宇缩在墙角,看到希宇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,看到希宇粉嫩的嘴唇上被自己咬出齿痕,看到希宇原本白净的手背上蹭出几道血迹,看到希宇短短的头发上蒙了灰尘。陈霆拉过希宇输液的那只手,包进自己的手掌里。




“希宇是不是经常会做那个噩梦?”




“是。”




“以后不会了,以后,希宇的梦里只有阿霆。”







评论

热度(23)

  1. 黑崽刷越苏脸红弯了眼睛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