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崽刷越苏

愿望还是要有的,万一实现了呢。

量子情人

riffcain:


这是《耳语之人》的希宇番外。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你知道吗,宇宙其实在不停地分裂着,分裂成了无数个。


而在这无数的宇宙中,不论你是否存在,你都不曾孤单过。


 
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

 


我是姜希宇。


 


大约从五岁开始,每晚临睡前,我都会听到一种奇特的声音,“嗒哒,嗒哒…”似乎在传递着什么信号,像接触不良的收音机,模糊却又分明地钉在我的脑子里。


起初我很害怕,其他人说那是我的幻听,因为他们都听不到。


 


我反复询问周围人。


“希宇,妈妈很忙,你自己去画画吧。”


妈妈说。


 


 “希宇,不要吓坏别的小朋友,你作业做完了吗?”


老师说。


 


“大家千万别和姜希宇玩,他老是胡说八道。”


同学说。


 


我愈发沉默。


 


睡眠变得很浅,偶尔还会被噩梦吓醒,然后睁着双眼等天明。


 


 


后来,我决定用阅读解惑。


 


心理学,生物学,神学……统统无法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。


 


但我坚持不懈地寻找着。


 


 


十五岁的某一天,我突然恍然大悟,原来那些杂乱的声音并非没有规律可循。


 


“嗒哒”,是“你好”的意思。


“嗒哒,嗒哒”,是“晚安,希宇”的意思。


……


每一句都有独特的意义。


 


碰巧正是在那段时间,我开始涉猎量子物理相关的书籍。


 


是不是千万宇宙中某一个15岁的“我”,一直通过惠勒泡沫在对我说话呢?他也觉得以前的自己孤独么?


 


这种念头让我相当兴奋,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尝试着回应他,虽然不知道成功与否。


 


父母对我的精神状态忧心忡忡,给我找过很多医生,可这些人中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我。


 


对此我不以为意,何况我已经找到那个愿意听我说话的人了。


 


 


“胡太太,您儿子大概得了自闭症,我建议您把他送到疗养院进行更规范的治疗。”


一个穿着考究专家模样的男人跟我妈妈谈了一下午。


 


我记得那天妈妈抱着我哭了好久,一点都不像原来那个强势的她。


 


“希宇,对不起。”


她的眼泪那么多,一滴一滴浸透衣料打在我的肩膀上。


 


“妈妈,你回来看希宇吗?”


我从来没有怪过她。


 


忘了从多久开始,每每一面对她,我就会用上这种小孩子的语气,因为我感觉她可能更喜欢那时候的我。


 


“妈妈会的。”


 


 


睡前,我习惯性的将双手交叉扣住肩膀,就像被紧紧拥抱一样。


 


“嗒哒,嗒哒。”


 


晚安,某一个希宇,我的量子情人。


 


 







评论

热度(36)

  1. 黑崽刷越苏riffcain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思想的阁楼riffcain 转载了此文字